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06-03  浏览刺次数:


c?“佛陀之光——佛教造像展”故宫博物院斋宫开幕_艺术频道_环球网,手机报码现场
图片:环球网艺术频道 王点 摄  【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点】2018年10月23日,全年资料,由故宫博物院与止观美术馆联合举办的“佛陀之光——故宫博物院与止观美术馆佛教造像展”在故宫斋宫开幕,此次展览共展出宝贵佛教造像112件,展品的时代跨度从6世纪到15世纪。 图片:环球网艺术频道 王点 摄  众所周知,佛教起源于印度,逐步流传到亚洲广大区域内,成为亚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相伴着佛教的传播,佛像艺术也随之传播到喜马拉雅地区,成为喜马拉雅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,并在相关地区形成了不同的地域风格与时代特点。 图片:环球网艺术频道 王点 摄  公元7世纪以来,印度佛教进入中国的青藏高原。在随后的一千多年中,佛教在这片雪域高原上经历了漫长且曲折的发展过程,形成了独特的佛教分支,被称之为“藏传佛教”。 图片:环球网艺术频道 王点 摄  藏传佛教及其艺术是中国佛教的重要分支,在以青藏高原为核心地区的广大区域内流传,具有广泛的影响力。由于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文化背景的差异,两种佛教无论是在教义、图像和艺术风格上都存在明显的差异。  这是因为藏传佛教是属于喜马拉雅文化的一部分,与南亚次大陆、中亚和西亚文化有很深的渊源。另外,藏传佛教是外来文化与西藏本土信仰结合的产物。它是多种文化影响的结果,但是却始终扎根于青藏高原民族文化的土壤,是南亚的佛教文化与雪域高原的游牧文化融合的产物。它的流传范畴是以喜马拉雅文化区为中心,延伸至蒙古高原、横断山脉、天山南北等广大地区。  因此,如果我们想真正理解和深入解读藏传佛教艺术,则必须回归到青藏高原丝路、南亚次大陆等多元文化的语境下,在喜马拉雅文化的国际大舞台上,从中亚、西亚和南亚文化的多重影响来重新注视和研究它的起源与流变。  喜马拉雅山脉(Himalayas)位于青藏高原南端,东西绵延2450公里,是中国与巴基斯坦、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的天然边界,给山脉南北东西两侧的文化交流带来巨大的障碍。但它纵横的沟壑与河谷更像是一个个管道,将青藏高原与丝绸之路对接起来。简单地说,对于藏传佛教艺术的形成产生过深远且持久的影响主要有两条路线,分别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两个重要的通道:一条是古代西北印度,有来自于西北印度的艺术中心犍陀罗、斯瓦特、喀什米尔的艺术影响进入藏西的拉达克、阿里等地区,创造了特殊的藏西风格;一条是东北印度,通过喜马拉雅山的裂隙,将西藏中部与东北印度与尼泊尔两个重要的艺术中心相连,这是藏中艺术风格形成的基础。 图片:环球网艺术频道 王点 摄  近年来,藏传佛教艺术因其独特的魅力,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和喜爱。本次展览的展品共计112件,精选自故宫博物馆、止观美术馆以及一些私人收藏的藏品,以铜合金造像为主。这些藏品分别来自于古代西北印度、中印度、东北印度、尼泊尔、中国西藏地区,展品的时代跨度从6世纪到15世纪,展示了藏传佛教艺术的源与流及其丰富多彩的艺术风貌。整个展览根据上述西藏艺术风格的两个主要区块,即藏西艺术与藏中艺术,分为两个单元:第一单元:从西北印度到西藏西部。西北印度是古代南亚次大陆北部的丝路通衢,也是多文化碰撞、交流与融合的大舞台,这一地区的佛教艺术融合了来自古希腊、西亚、中亚及印度的元素,影响直达中国西藏西部地区,形成了藏西的艺术风格;第二单元:从印度、尼泊尔到西藏中部。西藏中部艺术风格在形成过程中先后受到来自于东北印度、尼泊尔艺术的强烈影响,特别是尼泊尔艺术影响持久而深入,留下了众多的艺术作品。无论藏西还是藏中艺术风格都是在汲取外来艺术风格的基础上,结合西藏本土的元素,各自形成独特的艺术面貌。  当然,区区112件展品对于广大观众了解藏传佛教的艺术风格起源是远远不够的,但是此次展览展现的诸多藏品在品质和艺术水平方面均属上乘之作,其中一部分堪称是喜马拉雅造像的重器,无论是历史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都相当高,不仅能让广大观众有机会近距离观赏和观摩这些艺术精品,更是给学者和爱好者提供了难得的学习、研究和交流的平台。